<menuitem id="l57fz"></menuitem>
<var id="l57fz"></var>
<var id="l57fz"><video id="l57fz"></video></var>
<ins id="l57fz"><span id="l57fz"><var id="l57fz"></var></span></ins>
<var id="l57fz"></var>
<var id="l57fz"><video id="l57fz"><thead id="l57fz"></thead></video></var>
<var id="l57fz"><video id="l57fz"><thead id="l57fz"></thead></video></var><var id="l57fz"><strike id="l57fz"><listing id="l57fz"></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57fz"></cite>
<var id="l57fz"></var>
<cite id="l57fz"></cite>
<cite id="l57fz"></cite><cite id="l57fz"></cite>
<var id="l57fz"></var>
<cite id="l57fz"></cite>
律師咨詢網會員登陸地址  選擇用戶類型注冊律師咨詢網
律師咨詢網在線服務熱線:400-668-6166400-668-6166
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民事法律

經濟法律

刑事行政法律

涉外法律

公司專項法律

其他非訟法律

委托合同案件中的法律適用

來源:大律師網 法律知識 時間:2019-05-13 瀏覽:820
導讀: 【委托合同范本】委托合同案件中的法律適用 一、第三人僅知道受托人的代理人身份,而不知道委托人具體是誰的情況下,能否產生委托人的自動介入。 我國《合同法》第402條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授權范圍內與第三

【委托合同范本】委托合同案件中的法律適用

一、第三人僅知道受托人的代理人身份,而不知道委托人具體是誰的情況下,能否產生委托人的自動介入。

我國《合同法》第402條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簽訂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確切證據證明該合同之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審判實務中就該法條中規定的“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在理解上有時產生錯誤地認識。雖然《合同法》第402條在立法時借鑒了美法中的隱名代理制度,但在具體的適用條件上又有所不同。主要表現在:

1、英美法上的隱名代理制度,必須是代理人明確告知第三人代理關系存在時,才發生委托人的自動介入,第三人經由其它途徑知道代理關系存在時,不發生委托人的自動介入!逗贤ā402條對此則無限制,只要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委托人與受托人的代理關系即可。

2、在英美法上的代理制度中,代理人無須指明委托人具體是誰,只要告知第三人代理關系存在,即可發生委托人的自動介入。而《合同法》402條對此規定的不是非常明確,解釋上應以指明委托人具體是誰為前提條件。

通過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在第三人與受托人簽訂合同時僅知道受托人的代理人身份,而不知道委托人具體是誰的情況下,不能產生委托人的自動介入,即該合同不能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

二、委托人行使介入權之阻卻事由的判斷

《合用法》第403條第一款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與第三人訂立合同時,第三人不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受托人因第三人的原因不履行合同義務時,受托人應當向委托人披露第三人,委托人因此可以主動介入受托人與第三人之間的合同關系,直接向第三人主張合同權利,但第三人與受托人在訂立合同時如果知道該委托人就不會訂立合同的除外。該法條一方面規定了委托人的介入權,同時又以但書的方式規定了阻卻委托人介入權行使的例外規定。審判實務中判斷第三人是否具有知道該委托人就不會與受托人訂立合同的意思要根據第三人與受托人訂立合同時的主客觀情況綜合予以認定。通常情況下,如果出現下列情形之一時,即可判定第三人如果知道該委托人就不會與受托人訂立合同的意思:1、在此之前,委托人曾與第三人洽談過訂約事宜,但被第三人拒絕;2、在以前的交易過程中委托人對第三人有違背誠實信用的行為;3、委托人經營情況嚴重惡化,不具備相應的合同履行能力;4、第三人如與該委托人訂立合同將導致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或禁止性規定。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委托人的介入權在性質上屬于形成權,是否行使取決于委托人的單方意志。委托人一旦決定行使介入權,即取代受托人的地位成為合同當事人,直接對第三人享有合同權利和承擔合同義務,受托人則退出其與第三人的合同關系,對合同的履行與否不再承擔責任,但受托人的報酬請求權仍然可以向委托人主張。如果委托人不行使介入權,受托人應當根據委托合同及與第三人的合同約定,繼續為委托人的利益向第三人主張權利或承擔義務。

三、第三人和委托人的有效抗辯權對第三人選擇權的影響

第三人的選擇權是指當受托人因委托人的原因對第三人不履行義務時,第三人可以選擇委托人或受托人作為相對人主張其權利。根據我國《合同法》的規定,第三人的選擇權是對其實體權利相對人的選擇權,而不是其行使請求權順序上的選擇權。如果第三人選擇了委托人或受托人其中之一作為相對人主張權利,即使其選定的相對人因欠缺履行能力而不能承擔責任,第三人也不得向未被選定的相對人再為主張。但《合同法》同時規定,第三人根據選擇權選定委托人為相對人后,委托人可以向第三人主張其對受托人的抗辯及受托人對第三人的抗辯。由此衍生的問題是,當第三人選定委托人作為相對人時,委托人向第三人主張其基于委托合同對受托人的抗辯,而該抗辯又有效成立的情況下第三人能否再向受托人主張權利如果不能,則權利人的權利就會落空,如果能,豈不與《合同法》的規定相抵觸我們認為,《合同法》規定第三人主張權利時得以選擇相對人的前提之一是“受托人因委托人的原因對第三人不履行義務”,這是一個法定的一般前提。在實務中,必須證明實際情形符合這個前提,第三人才得以行使選擇權。如果委托人對受托人的抗辯權成立,那么受托人不履行義務的原因就不在委托人,第三人的選擇權就失去了存在的事實基礎,因而第三人的選擇權的行使應當是無效的。在此情況下,第三人仍可向受托人主張權利,其請求權的基礎不是法定的選擇權,而是依據其與受托人之間建立的合同關系。 另外,當委托人主張受托人對第三人的抗辯時,受托人應當根據委托合同的約定履行協助義務,提供第三人亦未完全、適當履行合同的相關證據材料。

四、關于委托合同當事人的任意解除權

我國《合同法》第410條規定,委托人和受托人可隨時解除委托合同。由此可見,在委托合同中,合同的當事人雙方均享有任意解除權,可任意解除合同。即不管相對人是否同意,委托合同有無期限,委托事務的處理是否告一段落,委托合同是有償還是無償,也不管是否具有一定的理由,雙方均得以隨時解除合同。這也是委托合同在解除權的行使方面與其它合同相比所獨有的特征。盡管在實踐中提出解除合同的一方當事人往往要提出一定的理由,但其理由如何以及是否成立,只是對解除合同后的責任承擔有影響,并不因此而影響合同解除的效力。

關于委托合同當事人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尚有幾個問題值得注意:

1、一方當事人在委托合同中預先約定的拋棄任意解除權條款的效力問題

我們認為,當事人在委托合同中預先約定拋棄任意解除權的,一般應確定該特別約定有效,以貫徹合同自由原則。但若在委托合同存續期間,由于情勢變更致使此特別約定的適用損害了一方當事人利益的,則得適用誠實信用原則排除特別約定的效力,以維系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平衡。

與此相關的另外一個問題是,當事人在委托合同中預先約定了拋棄任意解除權的條款時,合同法第94條規定的法定解除權是否還有得以適用的空間實際上,合同法第410條所指的“任意解除權”與第94條規定的法定解除權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解除權,兩者在形成時間、適用條件、適用范圍等方面均有不同。首先,合同法第410條所規定的“任意解除權”系不附加任何前置條件的解除權,側重于強調委托合同解除權的“無因性”且該解除權同合同的成立一并生成。而合同法第94條規定的法定解除權的產生于合同簽訂后、履行過程中,并以某種法定事由的出現為前提條件;其次,前者原則上僅適用于委托、行紀、居間等服務性合同并需有法律的明確規定;而對于后者,除非有法律的例外規定,原則上適用于包括委托合同在內的各種性質的合同。由此可見,任意解除權系委托合同當事人所特別享有的一項權利。即使委托合同當事人預先約定了拋棄任意解除權條款,當出現了合同法第94條規定的法定事由時,當事人仍然可以行使合同解除權,據以解除合同。

2、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權的行使方式、行使期限

委托合同當事人任意解除合同的情形主要有兩種:委托人撤銷委托和受托人辭去委托。但無論是撤銷委托還是辭去委托,均為當事人一方的權利。該權利從性質上講屬形成權,即以當事人單方意思表示就可發生法律效力。委托合同當事人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必須以明示的方式向對方發出通知,該通知自到達對方當事人時生效。同時,解除合同的通知一旦生效即不可撤銷。

委托合同當事人行使任意解除權的期限為合同成立后致委托事務處理完畢之前。在委托事務已處理完畢的情況下,任何一方不得再行使合同解除權!耙烟幚硗戤呏,不得再終止之,已成立之請求權,不因終止而被排除。終止唯向將來發生效力! 因為委托事務已經處理完畢,受托人實際已經履行了合同義務,委托合同的目的已經實現,當事人再行使合同解除權終止合同已無實際意義。

3、委托人或受托人一方為數人的情況下,數人中的部分人解除合同對其他人的效力問題。

在委托人或受托人一方為數人的情況下,數人中的部分人解除合同,其解除的效力是否及于他人,應區分不同的情況做出判斷。若委托事務依其性質是不可分割的,則部分人的解除對其他人也應生效。例如共同委托人將其共有的財產委托給受托人出賣,如果部分委托人提出解除委托,收回財產。因為共同委托人對共有財產享有共同的權利,如部分委托人不愿再出賣共有財產,其他委托人實際上也就不能在委托出賣,因此部分委托人解除委托的效力及于全體委托人。在委托事務依其性質是可分割的,各方當事人解除委托的行為一般認為獨立的發生效力,其他當事人之間的委托關系繼續存在,不受影響。

4、任意解除權行使的特殊法律后果

與一般合同不同的是,委托合同的性質及委托合同標的的特殊性決定了委托合同當事人任意解除權的行使而導致的合同解除,原則上僅向將來發生效力,不能溯及既往的使合同無效。委托合同解除之前委托人與受托人所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仍然具有約束力,委托人就已經完成的委托事務處理成果有權要求受托人履行交付義務,受托人就委托事務已完成部分所享有的報酬請求權及處理委托事務所支出的必要費用請求權仍得以向委托人主張。

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權的性質決定了合同當事人得以自由的行使解除權,即使相對人因合同解除而遭受損失,只要不存在可歸責于行使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的事由,該方當事人原則上無賠償義務,更無違約責任的適用余地。但是,如果損失的產生系因可歸責于行使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的事由,則應當賠償損失。否則,將招致委托合同當事人任意解除權的濫用,也不利于維系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平衡。所謂“不可歸責的事由”,是指不可歸責于行使合同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的事由,即只要行使合同解除權的一方對合同的解除沒有過錯,那么它就不對對方當事人的損失負責,而不論合同的解除是否應歸咎于對方當事人的過錯或第三人的原因造成或外在的不可抗力。關于可歸責事由是否存在的判斷通常須考慮以下因素:一是合同解除方是否在明顯不利于對方當事人的情形下行使任意解除權;二是合同一方當事人所遭受的經濟損失與另一方當事人任意解除權的行使是否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三是行使任意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對另一方當事人因合同解除所遭受的經濟損失是否能證明其沒過錯。 例如,受托人在委托人病重住院時解除合同,委托人與此時既不能親自處理、又不能及時選任其他人處理委托事務,因此而遭受損失。于此情形,委托人損失的產生即可斷定為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受托人應負賠償義務。

五、委托合同中的違約責任

前文已經述及,《合同法》就委托合同與一般合同在合同解除方面規定的內容有所不同。在委托合同中,委托人或受托人可隨時任意的解除委托關系,不需要取得對方的同意,即使對方不同意解除委托關系,也發生解除的效力,行使解除權的一方也無須對其承擔違約責任。但這并不意味著在委托合同關系中沒有違約責任的適用余地。我們在此所指的違約責任是指委托人或受托人未履行合同義務或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根據合同約定或法律規定應相對方承擔的責任。 根據我國合同法的規定,委托合同中的違約責任包括委托人違約和受托人違約兩個方面的內容:

1、 托人的違約責任

受托人不履行委托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也應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對于受托人在處理委托事務時是否按約定履行了義務,應根據具體的情形作出判斷。但應注意,委托事務的處理結果是否對委托人造成損失,不能作為受托人履行合同不符合約定的依據,只有因受托人的過錯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受托人才承擔賠償責任。尤其應當注意的是,對于承擔賠償責任構成要件的受托人過錯程度的要求,因委托合同是有償還是無償而所不同。在委托合同為有償的情況下,受托人如未盡到“善良管理人的主意”而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即為有過錯。而對于無償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故意或重大過失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受托人才承擔賠償責任。

2、委托人的違約責任

委托人的違約責任主要包括兩種情形:第一、委托人違反費用支付義務的違約責任。委托人須按委托合同的約定預付費用,如果受托人為處理委托事務墊付了必要的費用,委托人應當償還該費用及其利息。如委托人違反上述義務而給受托人造成損失,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但應注意的是,1、委托人預付費用與否與委托合同為無償或有償無關,與受托人處理委托事務的義務也不成立對價關系,不能因此而產生受托人的同時履行抗辯權。即受托人不得以委托人未予付費用作為自己不履行受托義務的免責條件。但是依委托事務的性質有必要與付費用的情況下,委托人不與付費用的,受托人可以拒絕處理委托事務而不承擔責任; 2、如果委托人不預付費用,受托人并不因此享有預付費用之強制履行請求權。蓋因費用時為委托人的利益而支出的,受托人并不對費用享有利益。再者原則上委托人和受托人都有權隨時解除合同,申請強制執行預付費用也無實際意義。委托人可隨時解除合同以免除自己預付費用的義務,受托人也可通過解除合同的方法對抗委托人不預付費用的行為,且此時合同解除的過錯在與委托人,因此,若委托人受有損失的由其自己承擔,受托人受有損失的可要求委托人賠償。若合同違背解除,受托人只能墊付費用,待事后向委托人求償并追究其違約責任。第二,委托人違反報酬支付義務的違約責任。委托合同已有償為原則,以無償為例外。當事人如未在合同中約定為無償,則應推定為有償。在委托合同為有償且受托人完成了受托事務的情況下,委托人應當向受托人支付報酬。值得注意的是,受托事務的完成也許實現了委托人的目標或合同目的,也許沒有活沒完全實現,但目的的實現與否并不是判斷事務完成的標準。判斷標準只有一個,即受托人是否完全適當地履行了合同規定的義務。根據我國《合同法》的規定,委托人的報酬支付義務可分為全部給付義務和部分給付義務。全部給付義務是指受托人完成受托事務的情況下,委托人應向其足額支付報酬;部分給付義務是指委托事務沒有完成的情況下,委托人在一定條件下應向受托人支付相應的報酬。此處所指的條件,是指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致使委托合同解除或委托事務不能完成,亦即受托人在處理受托事務上沒有過錯,或者說不存在于合同解除有因果關系的過錯。通常多指不可抗力、意外事件、第三人行為等情況。于此情形下,除委托合同有特別約定外,受托人有權要求委托人支付與處理委托事務的情況或付出的勞動效果相適應的報酬。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受托人提出的解除委托合同,只要合同解除系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亦應參照上述原則處理。例如,受托照顧病人,后因受托人自己身體原因而無法繼續處理受托事物而主動辭去委托。如委托人違反上述義務,則要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有用 (37)
分享到: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資深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19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法律顧問:上海錦天城(廈門)律師事務所 |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閩ICP備08005907號 | 閩公網安備 35020302001683號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